闲品红楼梦 之老学士闲征姽婳词

某日贾政与众幕友们谈论得了一个好题目,想要考考贾宝玉、贾环、贾兰三人。

题目主旨:风流隽逸,忠义慷慨。
阅读材料:“曾有一位王,封曰恒王,出镇青州。这恒王最喜女色,且公馀好武,因选了许多美女,日习武事,令众美女学习战攻斗伐之事。内中有个姓林行四的,姿色既佳,且武艺更精,皆呼为林四娘。恒王最得意,遂超拔林四娘统辖诸姬,又呼为姽婳将军。”
“谁知次年,便有‘黄巾’‘赤眉’一干流贼馀党复又乌合,抢掠山左一带。恒王意为犬羊之辈,不足大举,因轻骑进剿。不意贼众诡谲,两战不胜,恒王遂被众贼所戮。于是青州城内文武官员,各各皆谓:‘王尚不胜,你我何为?’遂将有献城之举。林四娘得闻凶信,遂聚集众女将,发令说道:‘你我皆向蒙王恩,戴天履地,不能报其万一。今王既殒身国患,我意亦当殒身于下。尔等有愿随着,即同我前往,不愿者亦早自散去。’众女将听他这样,都一齐说:‘愿意!’于是林四娘带领众人,连夜出城,直杀至贼营。里头众贼不防,也被斩杀了几个首贼。后来大家见是不过几个女人,料不能济事,遂回戈倒兵,奋力一阵,把林四娘等一个不曾留下,倒作成了这林四娘的一片忠心之志。后来报至都中,天子百官,无不叹息。想其朝中自然又有人去剿灭,天兵一到,化为乌有。

于是宝玉、贾环、贾兰看了题目和材料各做了一篇。

贾兰的是一首七言绝句:
姽婳将军林四娘,
玉为肌骨铁为肠。
捐躯自报恒王后,
此日青州土尚香。
众幕友点评:十三岁的人就如此,家学渊深。
贾政评审:稚子口角[呲牙]

贾环的是首五言律:
红粉不知愁,将军意未休。
掩啼离绣幕,抱恨出青州。
自谓酬王德,谁能复寇仇?
好题忠义墓,千古独风流。
众幕友点评:更佳,立意不同。
贾政审阅:不甚大错,终不恳切。[耶]

宝玉做了一篇长歌:
恒王好武兼好色,
(贾政点评:粗鄙!
幕友点评:方古,究竟不粗)
遂教美女习骑射。
秾歌艳舞不成欢,
列阵挽戈为自得。
(众幕友点评:古朴老健,极妙。平叙,得体。)
眼前不见尘沙起,
将军俏影红灯里。
(众幕友点评:用字用句皆入神化)
叱咤时闻口舌香,
霜矛雪剑娇难举。
(众人点评:如诗如画,见其娇而且闻其香?不然何体贴至此。
宝玉自评:闺阁习武,任其勇悍,怎似男人?不问而可知娇怯之形。)
丁香结子芙蓉绦,
(众人点评:转‘萧’韵更妙,流利飘逸。绮靡秀媚得妙。
贾政点评:已有过了‘口舌香’、‘娇难举’,何必又如此?这是力量不加,故又弄出这些堆砌货来搪塞。
宝玉自评:长歌也须得要些词藻点缀点缀,不然便觉萧索。
贾政点评:如何转至武事,若再多说两句,岂不蛇足了?
宝玉自评:底下一句兜转煞住。
贾政点评:上头一句大开门的散话,又要一句连转带煞,岂不心有馀而力不足。)
不系明珠系宝刀。
战罢夜阑心力怯,
脂痕粉渍污鲛绡。
明年流寇走山东,
强吞虎豹势如蜂。
(众人点评:好个‘走’字,便见得高低了。且通句转的也不板。)
王率天兵思剿灭,
一战再战不成功。
腥风吹折陇头麦,
日照旌旗虎帐空。
青山寂寂水澌澌,
正是恒王战死时。
雨淋白骨血染草,
月冷黄昏鬼守尸。
(众人点评:妙极,妙极!布置叙事词藻,无不尽美。)
纷纷将士只保身,
青州眼见皆灰尘。
不期忠义明闺阁,
愤起恒王得意人。
(众人点评:铺叙得委婉!
贾政点评:太多了,底下只怕累赘呢。)
恒王得意数谁行:
姽婳将军林四娘。
号令秦姬驱赵女,
艳李秾桃临战场。
绣鞍有泪春愁重,
铁甲无声夜气凉。
胜负自难先预定,
誓盟生死报前王。
贼势猖獗不可敌,
柳折花残血凝碧。
马践胭脂骨髓香,
魂依城郭家乡隔。
星驰时报入京师,
谁家儿女不伤悲!
天子惊慌愁失守,
此时文武皆垂首。
何事文武立朝纲,
不及闺中林四娘?
我为四娘长叹息,
歌成馀意尚彷徨!
贾政总评审:虽说了几句,到底不大恳切。[捂脸]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