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徒困境:坦白是严格优势策略

作者|皆有理 一个推理的爱好者

案件:

一次严重的纵火案发生后,警察在现场抓到甲乙两个犯罪嫌疑人。事实上,正是他们为了报复而一起放火烧了仓库,但是警方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。于是,警方把他们隔离囚禁起来,要求坦白交代。

可能结果:

如果他们都承认纵火,每人将入狱3年;如果他们都不坦白,由于证据不充分,他们每人将只入狱1年;如果一个抵赖而另一个坦白并且愿意做证,那么抵赖者将入狱5年,而坦白者将得到宽大释放,免于刑事处罚。这样,两个犯罪嫌疑人面临的博弈格局如下面表格所示。

如果两个嫌疑犯都是只为自己利益打算,两位犯罪嫌疑人博弈可能的结果会怎样呢?

分析:

对甲而言:有四种情况

1,乙抵赖,甲坦白,甲得到释放;

2,乙抵赖,甲抵赖,甲坐1年牢;

3,乙坦白,甲坦白,甲坐3年牢;

4,乙坦白,甲抵赖,甲坐5年牢。

甲抵赖坐1年或者5年牢,甲坦白得释放或者坐3年牢。所以,甲坦白对自己更有利,风险小。

对乙而言:有四种情况

1,甲抵赖,乙坦白,乙得到释放;

2,甲抵赖,乙抵赖,乙坐1年牢;

3,甲坦白,乙坦白,乙坐3年牢;

4,甲坦白,乙抵赖,乙坐5年牢。

乙抵赖坐1年或者5年牢,乙坦白得释放或者坐3年牢。所以,乙坦白对自己更有利,风险小。

结果:

综合甲乙,往往都会选择坦白,就是第3种情况,甲乙都是坐3年牢。

坦白是严格优势策略。

弗洛伊德|梦的解析:四种典型的梦

  • 尴尬的裸体梦

人们梦见自己在陌生人面前一丝不挂或衣不蔽体时,会感到羞愧。

做梦者很想逃走,或是躲起来,但却被克制住,呆在那儿动弹不得,而且无力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。

通常,具体的裸露方式在梦中都很模糊。做梦者可能会说“我穿着衬衫”,但这并不是一个清晰的形象;由于衣衫不整的情形难以确定,人们在描述梦境的时候干脆用替代的办法模糊应对:“我穿着衬衫或衬裙。”一般说来,如果是衣着出了问题,还不至于严重到让人感到羞愧。如果是皇家卫队的队员,经常会以自己违反了制服穿戴规定来代替裸露的梦景,如“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没有佩戴军刀,恰好碰到几名军官走过来”,或“我没有打领带”,或“我穿了一条方格纹的便裤”,诸如此类。

  • 亲人去世的梦

内容是至亲的人——如父母、兄弟姐妹或孩子去世了。这类梦又可分为两组。在其中一组梦中,做梦者并不感到悲伤,醒来之后,他会惊讶于自己竟然表现得无动于衷;在另一组梦中,做梦者会因亲人的去世而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,甚至睡眠之中都会泪泪流满面。

  • 考试的梦

每个通过毕业考试完成高中学业的人,都会抱怨自己没完没了地做一种焦虑的梦。梦中情形多是考试没通过,不得不重修等等。在已获大学学学位的人那里,这种典型的梦又表现为另一种形式:他们会梦见自己没有通过学位考试的口试部分,即使梦中的自己已是大学讲师或律师事务所主任,甚至已经执业多年,都无济于事。

  • 飞翔或坠落的梦

对于这一块,弗洛伊德没有深入论述。按照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有以下解析:

1、做梦梦到飞翔相关内容,一般都象征着情感方面的事情。

2、如果梦见自己在空中飞翔,象征着现阶段的婚姻生活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,存在很多误会和隔阂。

3、如果梦见自己飞到一半从空中掉落,象征着目前的你心中有一件特别不放心的事情,争取早日解决,不要让它困扰了你。

4、如果是长身体的时候梦见自己在飞,象征着自己正在长高。

5、如果是成年人梦见自己在飞,一般象征着自己现阶段是充满自信的,对前路无所畏惧。

理想国:关于妇女和儿童工共有的论述

“所有这些女人应为所有的男人所共有,没有一个女人能与任何一个男人私自生活在一起,同样孩子也应共有,既没有一个父母知道哪个孩子是他们的子女,也没有一个孩子知道哪个是他的父母。” 引自《理想国》第五卷

以前粗读过《理想国》,对于这一段论述已经没有印象,或许当时确实漏读了,或许是读过但自己没有什么感触。而今再次翻阅,忽然看到此段论述确实有些触动,甚至震惊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!

受传统文化教育影响颇深,尤其是儒家的伦理道德。对当今是一夫一妻的制度是十分认可的,对于封建时代的三妻四妾也觉合于情理。但是,这里确是妇女和儿童属于共有的理念一时难以接受。然而,这个论述来自伟大哲学家苏格拉底,并且这一个理念不是初次听说,记得共产主义的终极阶段所有事物都是共有的,包括妇女和儿童。于是,通过查找资料,在共产党宣言中也找到相关的论述。以下引自《共产党宣言》:但是,你们共产党人是要实行公妻制的啊,——整个资产阶级异口同声地向我们这样叫喊。

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。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,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。

他们想也没有想到,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。

其实,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,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,那是再可笑不过了。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,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。 

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,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,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。

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。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,说他们想用正式的、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。其实,不言而喻,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,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,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,也就消失了。

看完这一段论述,便从震惊转为平静。以往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,只是受到固有思维限制罢了。转换思想之后,再看理想国中的论述:“根据我们所达成的一致的看法,”我说道,“必须使最优秀的男人尽可能地与最优秀的女人经常进行交配,相反最普通的男人与最普通的女人则应尽可能地少交配;如果要想大多数的人都具有最好的素质的话。那么前者的后代就应当受到培育,其余的后代则不必受到培育。而且这一切还必须是悄悄地进行的,如果卫士们内部没有派系斗争的话,除了统治者本身知道以外,它是不应被其他任何人觉察的。” 生存的法则从来都是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。

“同时我认为过了生育之年的男女,我们应该可以让他们自由结合,男子愿意与谁交配就可与谁交配,只要不是与自己的女儿和母亲,自己女儿的孩子及自己的母亲的母亲。女人只要不是同自己的儿子和父亲,或父亲的父亲,儿子的儿子。同时必须事先告诫他们一定要特别注意绝不能让他们的胎儿出生。如果有人仍然怀了胎,如果有人强行要生,就必须严肃处理,使他们了解这样的孩子是无人抚养的。” 追求自由并不一定违反自然和社会的规律。

反复翻阅《理想国》和《共产党宣言》,对于苏格拉底、柏拉图,马克思、恩格斯这些哲学家万分钦佩,他们思想和著作真可谓人类瑰宝,永存不朽!

从曹操割发代首讨论人性和处事之道

作者|孜孜 编辑|文字驱

三国演义大家都耳熟能详,电视剧新旧版也是不断播出,可见受欢迎程度是比较深的。个人也是非常爱看三国演义,从书本到影视都看过不少遍。其中有个片段印象比较深刻:曹操马踏麦田,最后割发代首。

原文是这样:行军之次,见一路麦已熟;民因兵至,逃避在外,不敢刈麦。操使人远近遍谕村人父老,及各处守境官吏曰:“吾奉天子明诏,出兵讨逆,与民除害。方今麦熟之时,不得已而起兵,大小将校,凡过麦田,但有践踏者,并皆斩首。军法甚严,尔民勿得惊疑。”百姓闻谕,无不欢喜称颂,望尘遮道而拜。官军经过麦田,皆下马以手扶麦,递相传送而过,并不敢践踏。操乘马正行,忽田中惊起一鸠。那马眼生,窜入麦中,践坏了一大块麦田。操随呼行军主簿,拟议自己践麦之罪。主簿曰:“丞相岂可议罪?”操曰:“吾自制法,吾自犯之,何以服众?”即掣所佩之剑欲自刎。众急救住。郭嘉曰:“古者《春秋》之义:法不加于尊。丞相总统大军,岂可自戕?”操沉吟良久,乃曰:“既《春秋》有法不加于尊之义,吾姑免死。”乃以剑割自己之发,掷于地曰:“割发权代首。”使人以发传示三军曰:“丞相践麦,本当斩首号令,今割发以代。”于是三军悚然,无不懔遵军令。后人有诗论之曰: 十万貔貅十万心,一人号令众难禁。 拔刀割发权为首,方见曹瞒诈术深。

本文旨在讨论其中人性问题以及中国人的处事之道。曹操自己制定的法自己犯了,是否要依法执行呢?从曹操自己角度,如果不执行后期将难以号令三军,所以不得不执行,这正是进退两难的情形。这时,郭嘉出来解围:说《春秋》之仪:法不加于尊。但是这是郭嘉自己编造的,春秋里没有说过。然后,曹操趁机下台:割发代首,算是有个交代。

对于犯法执行与不执行问题,表面上是一个选择题,其实是一个多选题。这是什么导致的呢?可以从人性角度分析,人性是善还是恶,表面上分两种,但对于是任何一种从来都没有过定论。孟子说:人性本善。荀子说:人性本恶。告子说:人性不善也不恶。所以,从人性不统一性,导致很多方面都难以统一,甚至难以一分为二。比如:人的性格,常常说一个人是外向还是内向的,其实中国传统很少这样说,这是从西方国家引进来的说法。比如:对于人的志向,有“大丈夫当扫除天下,安事一室乎?”,就有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”。对于执法,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就有刑不上大夫,还有法不加于尊。

从曹操割发代首就给士兵和民众一个交代,看出曹操对于人性不统一性看的比较清楚的,并且善于利用这一点。由于人性不统一性,中国人的处事之道,也是没有固定准则的,往往相机行事。郭嘉自己编造出:法不加于尊,就是在曹操进退两难的境地产生的。并且自己不是强行为曹操辩解,而是引用春秋大义。自己敢于编造,也是利用民众和士兵对于知识匮乏。而民众和士兵受到对于权位尊敬和畏惧心理思想,自然选择相信郭嘉的话,也接受曹操割发代首的行为。

中国人不是简单一分为二的思维模式,而是多种思维混合,谁能够巧妙混合各种思维,或者合理采取折中办法,谁就掌握了中国人处事之道。

本文有文字驱创作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